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www.kaluu.com > 正文

“一带一路”背景下对外传播政策解析

  1. 添加时间:2019-11-03
  2. 文章来源:未知
  3. 添加者:admin
  4. 阅读次数:

  [摘要]“一带一路”为我国对外传播的发展带来新的契机。目前我国对外传播虽然取得了较大成绩,在国际上树立了“和平崛起”的大国形象,但对外传播政策还存在很多局限,国内媒体对外传播能力不足,海外华文媒体发展困难重重。因此,要尽快完善对外传播政策,加强我国软实力建设,树立良好的国家形象。

  托中国与有关国家的多边机制,借助既有的行之有效的合作平台,党中央提出了建立“丝绸之路经济带”和“海上丝绸之路”的战略规划。实施“一带一路”发展策略,是我国对外开放的延伸和发展,强化了对外传播在国家发展中的作用。在依法治国的大环境下,我国的对外传播取得了长足发展,但同时还存在一定的不足。因此,完善对外传播政策,成为外宣部门工作的重中之重。

  “一带一路”为我国文化、旅游、贸易、金融、交通、基建等行业带来新的发展机遇,也为我国对外传播事业发展提供了新的契机。

  1.“一带一路”为对外传播提供庞大的受众群体。“一带一路”政策加快了商贸、金融等多行业走出去的进程,推动中国与世界的双向互动。合作各方都迫切需要了解彼此的信息,中国企业需要知道所在地和所在国家的具体发展情况以及商业信息,国外相关企业对中国信息的需求也大大增加,形成了我国对外传播庞大的受众群体。

  2.“一带一路”为我国争夺话语权带来新机会。“一带一路”政策下,中国的经济将再次腾飞,强大的硬实力为我国软实力的发展打下了坚实基础。同时,中国信息产业、传统文化“走出去”更加便捷,提升了我国对外传播能力和水平,为扩大我国在国际舆论中的影响力、与发达国家争夺话语权带来了新的机会。

  3.“一带一路”将建立新的国际传播秩序。冷战后至今,发达国家传媒集团凭借雄厚的资本,在世界传播领域形成垄断地位,两极化的国际传播秩序并未被打破。“一带一路”政策鼓励国内媒体走出去,将对外传播提升至前所未有的高度,为打破两极化传播、建立国际传播新秩序提供了可能。

  近年来,中国人秉承“和谐社会、和谐世界”的基本思想,积极构建中国和平崛起的大国形象,但在对外传播中还存在一些问题。

  1.西方媒体对中国的“妖魔化”。冷战结束后,中国高速发展的经济实力和日益提升的国际地位,对美国的霸主地位造成了不小的影响。出于自身国家利益的考虑,美国媒体将中国视为潜在对手,针对中国快速发展现状,抛出“”,对中国的发展进行诋毁。

  2.对外传播管理体制过于保守。目前我国对外传播开放程度不够,“用内宣的路子办外宣”,不利于对外媒体的发展,也不利于中国在国际舆论中发出自己的声音。

  3.僵化、单向的宣传。长期以来,我国对外传播观念以单向宣传为本,虽然改革开放后确立了“宣传中国”的根本任务,确立了新的对外传播观,但我国对外传播未能改变僵化的单向宣传模式,重点强调意识形态输出,对于双向互动模式不熟悉,传播内容仍然具有浓厚的官方味道,僵化、刻板、缺乏个性。

  4.国内媒体处于“半失语”状态。对于大多数外国人来说,中国仍然是一个遥远而神秘的国度,我国对外传播媒体的认同度较低。中央电视台英语新闻频道、《中国日报》等主要对外传播媒体受众定位趋同,缺乏针对性。在国内外重大事件报道上,国内媒体对题材的掌握度、记者报道事件的专业度、对受众的熟悉度等都比较欠缺,对外传播仍处于“半失语”状态。

  我国对外传播政策不断突破旧传统、旧意识,在现有体制内进行改良和创新,重点强调“要让外国人和海外同胞全面、准确、真实、及时地了解中国,进一步在世界上树立社会主义中国的形象”。目前我国仍然是一个“信息输入国”,中国的新闻传播和对话语权的掌控,与自身发展地位不平衡。基于我国对外传播能力相对较弱的现状,要借助“一带一路”的东风,努力完善对外传播政策,扶持对外传播媒体,以应对西方的“言论霸权”和“垄断传播”。

  “内外有别”是我国对外传播政策发展的基本原则,引导媒体正确地向世界介绍中国形象。随着新时期的到来,经济体制改革和互联网等新媒体给“内外有别”原则带来了巨大的挑战。

  早在1944年,中国就提出了对外传播要“照顾外国读者的理解程度,力求清晰易懂”,明确了对“内外有别”的基本定位。随着政府对外传播工作的不断加强、认知不断深入,对这一原则的内涵也进行了补充和完善。改革开放以后,在“内外有别”的基础上进一步提出“外外有别”的原则。2006年出版的《新时期宣传思想工作》一书中,中宣部对外宣工作提出了八点要求,重申了“内外有别”“外外有别”原则,承认传播对象国与国内受众之间存在差异,强调为取得更好的传播效果,针对不同的受众采取不同的传播策略。一直以来,“内外有别”“外外有别”更多的是用于处理具体的新闻事件。

  互联网时代的到来,打破了按照地域、文化、民族等做出的区分化传播。在新形势下,我们要将“内外有别”“外外有别”作为对外传播的战略原则,并对这一原则的运用范围加以区分。在介绍我国社会文化、科技发展、民俗风俗等方面的新闻信息时,不同国家的兴趣点有所不同,“内外有别”原则可以得到更广泛的发挥。对于政治经济问题、突发事件、重大事件的报道,要防止一些官员以“内外有别”“外外有别”为借口,使对外传播与对内传播的新闻信息有所差别。

  “一带一路”为中国媒体“走出去”创造了良好的契机,因此,要积极利用海外华文媒体、利用各种新媒体传播手段,使中国信息走出国门,赢得国际社会好感。

  (1)推动中国媒体“走出去”。近年来,不少实力雄厚的国内媒体与海外华文媒体进行嵌入式合作,创办当地报纸,形成了“报中报”的形式。如福建《泉州晚报》借助《商报》发行《泉州晚报海外版》等。但整体来讲,这些新兴报刊的影响力还不够,传播效果不明显。外宣部门应鼓励国内媒体采取“借船出海”的模式,加强与海外华文媒体的深度合作,定期进行磋商,以保证新闻内容选择的平衡性。同时,要发挥国内权威媒体的优势,在新闻内容、新闻传播、市场运营等领域与海外华文媒体展开全方位合作。

  (2)积极引进华文媒体。国内媒体可以借助海外华文媒体“走出去”,也可以将海外华文媒体“引进来”。外宣部门可以适当放宽政策,将世界各地华文媒体作为“新闻站”,允许一部分优秀华文媒体与国内媒体合作。例如,中新社、新华社等官方媒体可以选取一些质量较高、发展较好的华文媒体,引进其版面内容,一些地方媒体也可以为当地移民人较为集中的国家和地区的华文媒体提供新闻信息。这样既可以提升华文媒体的新闻质量,为华文媒体提供资金支持,也能减轻国内报社驻外记者的采访压力,节省采访经费。

  在国际新闻报道中,国内特派记者常常由于不了解当地情况,采访受到阻碍,华文媒体也普遍存在缺乏人才储备的问题。为解决这一困境,可以加强双方记者的沟通和交流,将华文媒体记者“引进来”,让国内媒体记者“走出去”。一方面,政府可以适当放宽政策,在国内事件报道中赋予华文媒体记者一定的采访权,经常邀请华文媒体记者进入国内媒体参观学习,提升他们的中文水平和业务素质;另一方面,国内媒体可以组织记者走出去,与华文媒体记者进行沟通交流,鼓励国内记者担任华文媒体的撰稿人或评论员,直接传递国内新闻信息。

  [1]沈兴耕.海外版,如何更海外?[J].对外大传播,2006(11).

  [3]戴延年,陈日浓.中国外文局五十年大事记[G].北京:新星出版社,1999.

  [4]沈苏儒.对外传播的理论与实践[M].北京:五洲传播出版社,2004.

  [摘要]“一带一路”为我国对外传播的发展带来新的契机。目前我国对外传播虽然取得了较大成绩,在国际上树立了“和平崛起”的大国形象,但对外传播政策还存在很多局限,国内媒体对外传播能力不足,海外华文媒体发展困难重重。因此,要尽快完善对外传播政策,加强我国软实力建设,树立良好的国家形象。

  托中国与有关国家的多边机制,借助既有的行之有效的合作平台,党中央提出了建立“丝绸之路经济带”和“海上丝绸之路”的战略规划。实施“一带一路”发展策略,是我国对外开放的延伸和发展,强化了对外传播在国家发展中的作用。在依法治国的大环境下,我国的对外传播取得了长足发展,但同时还存在一定的不足。因此,完善对外传播政策,成为外宣部门工作的重中之重。

  “一带一路”为我国文化、旅游、贸易、金融、交通、基建等行业带来新的发展机遇,也为我国对外传播事业发展提供了新的契机。

  1.“一带一路”为对外传播提供庞大的受众群体。2019年十二生肖表图片,“一带一路”政策加快了商贸、金融等多行业走出去的进程,推动中国与世界的双向互动。合作各方都迫切需要了解彼此的信息,中国企业需要知道所在地和所在国家的具体发展情况以及商业信息,国外相关企业对中国信息的需求也大大增加,形成了我国对外传播庞大的受众群体。

  2.“一带一路”为我国争夺话语权带来新机会。“一带一路”政策下,中国的经济将再次腾飞,强大的硬实力为我国软实力的发展打下了坚实基础。同时,中国信息产业、传统文化“走出去”更加便捷,提升了我国对外传播能力和水平,为扩大我国在国际舆论中的影响力、与发达国家争夺话语权带来了新的机会。

  3.“一带一路”将建立新的国际传播秩序。冷战后至今,发达国家传媒集团凭借雄厚的资本,在世界传播领域形成垄断地位,两极化的国际传播秩序并未被打破。“一带一路”政策鼓励国内媒体走出去,将对外传播提升至前所未有的高度,为打破两极化传播、建立国际传播新秩序提供了可能。

  近年来,中国人秉承“和谐社会、和谐世界”的基本思想,积极构建中国和平崛起的大国形象,但在对外传播中还存在一些问题。

  1.西方媒体对中国的“妖魔化”。冷战结束后,中国高速发展的经济实力和日益提升的国际地位,对美国的霸主地位造成了不小的影响。出于自身国家利益的考虑,美国媒体将中国视为潜在对手,针对中国快速发展现状,抛出“”,对中国的发展进行诋毁。

  2.对外传播管理体制过于保守。目前我国对外传播开放程度不够,“用内宣的路子办外宣”,不利于对外媒体的发展,也不利于中国在国际舆论中发出自己的声音。

  3.僵化、单向的宣传。长期以来,我国对外传播观念以单向宣传为本,虽然改革开放后确立了“宣传中国”的根本任务,确立了新的对外传播观,但我国对外传播未能改变僵化的单向宣传模式,重点强调意识形态输出,对于双向互动模式不熟悉,传播内容仍然具有浓厚的官方味道,僵化、刻板、缺乏个性。

  4.国内媒体处于“半失语”状态。对于大多数外国人来说,中国仍然是一个遥远而神秘的国度,我国对外传播媒体的认同度较低。中央电视台英语新闻频道、《中国日报》等主要对外传播媒体受众定位趋同,缺乏针对性。在国内外重大事件报道上,国内媒体对题材的掌握度、记者报道事件的专业度、对受众的熟悉度等都比较欠缺,对外传播仍处于“半失语”状态。

  我国对外传播政策不断突破旧传统、旧意识,在现有体制内进行改良和创新,重点强调“要让外国人和海外同胞全面、准确、真实、及时地了解中国,进一步在世界上树立社会主义中国的形象”。目前我国仍然是一个“信息输入国”,中国的新闻传播和对话语权的掌控,与自身发展地位不平衡。基于我国对外传播能力相对较弱的现状,要借助“一带一路”的东风,努力完善对外传播政策,扶持对外传播媒体,以应对西方的“言论霸权”和“垄断传播”。

  “内外有别”是我国对外传播政策发展的基本原则,引导媒体正确地向世界介绍中国形象。随着新时期的到来,经济体制改革和互联网等新媒体给“内外有别”原则带来了巨大的挑战。

  早在1944年,中国就提出了对外传播要“照顾外国读者的理解程度,力求清晰易懂”,明确了对“内外有别”的基本定位。随着政府对外传播工作的不断加强、认知不断深入,对这一原则的内涵也进行了补充和完善。改革开放以后,在“内外有别”的基础上进一步提出“外外有别”的原则。2006年出版的《新时期宣传思想工作》一书中,中宣部对外宣工作提出了八点要求,重申了“内外有别”“外外有别”原则,承认传播对象国与国内受众之间存在差异,强调为取得更好的传播效果,针对不同的受众采取不同的传播策略。一直以来,“内外有别”“外外有别”更多的是用于处理具体的新闻事件。

  互联网时代的到来,打破了按照地域、文化、民族等做出的区分化传播。在新形势下,我们要将“内外有别”“外外有别”作为对外传播的战略原则,并对这一原则的运用范围加以区分。在介绍我国社会文化、科技发展、民俗风俗等方面的新闻信息时,不同国家的兴趣点有所不同,“内外有别”原则可以得到更广泛的发挥。对于政治经济问题、突发事件、重大事件的报道,要防止一些官员以“内外有别”“外外有别”为借口,使对外传播与对内传播的新闻信息有所差别。

  “一带一路”为中国媒体“走出去”创造了良好的契机,因此,要积极利用海外华文媒体、利用各种新媒体传播手段,使中国信息走出国门,赢得国际社会好感。

  (1)推动中国媒体“走出去”。近年来,不少实力雄厚的国内媒体与海外华文媒体进行嵌入式合作,创办当地报纸,形成了“报中报”的形式。如福建《泉州晚报》借助《商报》发行《泉州晚报海外版》等。但整体来讲,这些新兴报刊的影响力还不够,传播效果不明显。外宣部门应鼓励国内媒体采取“借船出海”的模式,加强与海外华文媒体的深度合作,定期进行磋商,以保证新闻内容选择的平衡性。同时,要发挥国内权威媒体的优势,在新闻内容、新闻传播、市场运营等领域与海外华文媒体展开全方位合作。

  (2)积极引进华文媒体。国内媒体可以借助海外华文媒体“走出去”,也可以将海外华文媒体“引进来”。外宣部门可以适当放宽政策,将世界各地华文媒体作为“新闻站”,允许一部分优秀华文媒体与国内媒体合作。例如,中新社、新华社等官方媒体可以选取一些质量较高、发展较好的华文媒体,引进其版面内容,一些地方媒体也可以为当地移民人较为集中的国家和地区的华文媒体提供新闻信息。这样既可以提升华文媒体的新闻质量,为华文媒体提供资金支持,也能减轻国内报社驻外记者的采访压力,节省采访经费。

  在国际新闻报道中,国内特派记者常常由于不了解当地情况,采访受到阻碍,华文媒体也普遍存在缺乏人才储备的问题。为解决这一困境,可以加强双方记者的沟通和交流,将华文媒体记者“引进来”,让国内媒体记者“走出去”。一方面,政府可以适当放宽政策,在国内事件报道中赋予华文媒体记者一定的采访权,经常邀请华文媒体记者进入国内媒体参观学习,提升他们的中文水平和业务素质;另一方面,国内媒体可以组织记者走出去,与华文媒体记者进行沟通交流,鼓励国内记者担任华文媒体的撰稿人或评论员,直接传递国内新闻信息。

  [1]沈兴耕.海外版,如何更海外?[J].对外大传播,2006(11).

  [3]戴延年,陈日浓.中国外文局五十年大事记[G].北京:新星出版社,1999.

  [4]沈苏儒.对外传播的理论与实践[M].北京:五洲传播出版社,2004.

上一篇:邀请新老体育人共话今昔之变,香港雷锋主论坛        下一篇:论编辑思想对报纸版面功能的影响

最近更新
 

管家婆| 香港挂牌正版彩图全篇| 白小姐全年图库大全| 小鱼儿玄机二站跑狗图| 大小单双| 管家婆心水论坛资料| 香港马会内部资料挂牌| 香港马经资料一肖中特| 港龙神算网永久域名| 六和合彩开奖记录表|